百花花卉谷 > 養花知識 > 家庭養花
導航
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

來源:百花花卉谷 3.11W 次
第一式:狡黠僞裝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

【蝴蝶文心蘭Psychopsis versteegiana

塵世並非完美,何人不是披着一張皮?逢場作戲,兩心歡愉,剎那的火熱足矣。什麼真相啊、現實啊,重要麼?

一些蘭花就把自己僞裝成炫目的昆蟲。擬蝶脣蘭屬(Psychopsis)的物種常被稱做 “蝴蝶文心蘭”。顧名思義,圖中的Psychopsis versteegiana向上伸出的三枚萼片有如觸角,而三枚花瓣則狀似蝶翼,就連它的合蕊柱——花心雌雄生殖器官合在一起的部分——都組成了昆蟲的頭部。

若植物像昆蟲,以下兩種情形便可能發生:其一,也許愣頭愣腦的雄性昆蟲將花朵胡亂當作了雌性,美滋滋地上來雲雨一番(這在生物學上有個術語叫 “擬交配”);其二,也許花兒招來的不是情郎而是敵人,比如競爭者、捕食者和寄生蟲。可無論怎樣,蘭花都達到了它的目的——傳粉。



第二式:色相奪人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 第2張

【秀麗兜蘭Paphiopedilum venustum

如果你天生就是個鉤人的誘餌,讓對方一旦接觸便難以自拔,成爲俘虜,這是最好不過的了,不是嗎?

原產東南亞和我國藏南地區的秀麗兜蘭Paphiopedilum venustum,用狂野的色彩引昆蟲上鉤,當蟲子降落在蘭花中心,它們就時常會掉進兜蘭脣瓣構成的 “兜” 中。這枚脣瓣是如此逼仄,蟲子在內伸展不開翅膀,必從陷阱後側的路徑爬出。這樣,經過兜蘭設計好的路線爬出的蟲子帶走了花粉,並最終會把它傳給另一朵兜蘭。



第三式:濃香襲人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 第3張

【獨特空船蘭Aerangis distincta

都說聞香識女人。或於朦朧暗夜之中,或於尚未蒙面之時,無可阻擋的芬芳,總是誘人無比的大殺器。

過於燥熱的環境總是缺了那麼點兒氣氛,這對蘭花傳粉也一樣。因此,非洲的一種風蘭Aerangis distincta(空船蘭屬,且譯 “獨特空船蘭”),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夜晚涼爽的時光。從暮色降臨開始,在月光下愈發皎白的蘭花就散發出濃烈的芳香,吸引夜晚的蛾類。只有它們吸管一樣的口器才能伸入蘭花脣瓣上的 “距” ——那根藏着花蜜的長長的管子。

這裏不得不說一點題外話,是一個關於達爾文的故事:天蛾口器和蘭花的距是協同進化的,長度和彎曲度恰好,天蛾才能從距的深處嚐到花蜜。這種特異的機制防止了不同花之間雜交,形成生殖隔離,因此演化出不同的物種。達氏在觀察了馬達加斯加的大彗星風蘭Angraecum sesquipedale之後,成功地預測了一種口器長達 30.5 釐米的天蛾的存在,儘管當時它並未被人發現。



第四式:溫柔庇護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 第4張

【飄脣蘭屬Catasetum的雌花(圖片:Merlyn, via )】

並不是只有女人才需要安全感。他在外拼殺之餘,也渴望呵護。這時,精心構築的溫柔鄉定能讓他乖乖就範。

雄性的蘭花蜂(蜜蜂科,Euglossini 族的物種)有收集花香的習性,因爲擁有最複雜的花香組合的雄性可以贏得所有雌性。當雄性蘭花蜂碰到中美洲的飄脣蘭屬Catasetum的雄花,它會觸發花上微小的機關,被當頭一棒弄得一頭花粉。

於是被突然襲擊後的雄蜂的第一反應是去尋求庇護,這時,不遠處飄脣蘭的雌花就是他的不二選擇。如圖所示,這頭盔似的花其實長得像這種蘭花蜂的巢。在這“巢”中,吃着花蜜的雄蜂自然就把花粉放在那了。



第五式:纏綿膠着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 第5張

【吊桶蘭屬的Coryanthes macrocorys

不論你們是什麼狀態,黏住他,你就贏了。

吊桶蘭屬的Coryanthes macrocorys也吸引蘭花蜂來傳粉,然而它們是狠角色——當雄蜂不小心找到吊桶蘭收集香氣時,它會掉進蘭花像桶一樣的脣瓣。因爲蘭花分泌一種粘稠的液體,雄蜂在其中幾乎會窒息。翅膀打溼不能飛走的雄蜂只得從花後側的一條逃生通道擠出,當然,蘭花順便在通道那裏安放了花粉,正好粘在蘭花蜂的身上。



第六式:糜爛情調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 第6張

【棘脣石豆蘭Bulbophyllum echinolabium(圖片:)】

“壞掉” 不見得就是減分的屬性,頹廢、腐化的你,一定有人臭味相投。

棘脣石豆蘭Bulbophyllum echinolabium那腥紅、毛絨的脣瓣不僅看上去像腐肉,聞起來也像——它活脫脫就是半隻老鼠血淋淋的殘肢。這種印度尼西亞的蘭花,在炎熱的夏天裏能將臭味散發開來,吸引蠅類。逐臭而來的蠅類需要找地方產卵,爲了它們的後代出生後不會捱餓。然而它們在 “腐肉” 旁的活動會晃動蘭花的脣瓣,讓花粉塊弄到身上。失望離去的蠅,當然還會受到另一片 “腐肉” 氣味的誘惑,把棘脣石豆蘭託付的花粉塊送到遙遠的另一朵同類處。



第七式:甜美清新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 第7張

【多腺三尖蘭Masdevallia glandulosa

“丁香一樣的姑娘” 沒有凋零在泛黃的雨巷中。其實,舉世皆濁時,保持獨特的清新,自然會有人親睞。

三尖蘭屬Masdevallia的多數物種都用臭味吸引果蠅或者蕈(音“訓”,意爲真菌)蚊來傳粉。然而,在厄瓜多爾和祕魯發現的多腺三尖蘭Masdevallia glandulosa,卻散發這一種甘甜的清香,有人覺得,那氣味像丁香。這香氣是從紫色的小珠一樣的腺體裏散發出來的,可是它吸引的是什麼傳粉者,史密森學會的專家還不清楚。好吧,至少滿是腺體的花朵,看上去是挺有趣的圖形……



第八式:魅惑髮型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 第8張

【美杜莎玉鳳花Habenaria medusae(圖片:)】

如果你是美杜莎,他愛上了你,還是會想盡辦法看你一眼。即使最終會被石化,他眼中留下的,也不是女妖,而是女神。

美杜莎玉鳳花Habenaria medusae和非洲的空船蘭一樣,都是通過蛾類來傳粉的,從側面看去,每朵花後也有都有個藏着花蜜的距。然而讓人驚奇的是,這種印尼的蘭花的脣瓣分出了蛇一樣的縷縷流蘇,就像美杜莎的頭髮。

也許,這美杜莎的法力與蛾的複眼視覺有關。我們無法想象,當昆蟲用上百隻鏡頭一起聚焦這些纖細的流蘇時,會看到怎樣的幻景。或許這一瞬間讓人石化的美麗,會吸引它們前來爲蘭花做任何事情。



第九式:驚豔妝容
蘭心蕙性?還是誘惑? 第9張

【硃色卡特蘭Cattleya coccinea

紅妝、絳脣、石榴裙,自古以來就讓無數人拜倒。不僅於人如此,這種誘惑,怕是諸多鳥獸也會難以抗拒。

大紅色看上去或許很平常,但在蘭花中卻是比較稀少的。其中一種,硃色卡特蘭Cattleya coccinea(不同的分類系統,也有將它置於索芙蘭屬Sophronitis),生長在巴西海拔約 610 ~ 1830 米的森林中,需要涼爽的氣候。在涼爽的山地,昆蟲的活動大大減少,它們不能維持恆定的體溫。因此隨着海拔的增高,你會看到更多吸引恆溫動物的顏色亮麗的花朵。

豔紅的硃色卡特蘭就是一例,給它傳粉的是蜂鳥。同時,提供強大視覺衝擊力的花也許會戲弄傳粉者,比如蜂鳥預期的獎賞——花蜜什麼的——也許就會欠奉,但鳥兒們還是會無可救藥地被它吸引。蘭花的造化,真不可不謂弄人啊。

本文編譯自《史密森學會會刊》Nine Ways toLure a Lover, Orchid Style

題圖來源:

內文圖片:[未標註來源] JamesOsen/Smithsonian Magazine[其他] 見圖片標註





蘭心蕙性 誘惑 多肉是喜酸性還是鹼性 上一篇:這18種花的花期超級長,快養一盆吧! 下一篇:多肉這樣養才能胖乎乎!
相關內容
熱門圖文
最近更新